当前位置:首页 >>> 武侠古典 >>> 紫薇花开
[上一篇:没有了] [下一篇:杨过玩芙蓉]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719bb.com 加入收藏夹!


 一

    又是一年,紫薇花开,艳丽而明媚。

  “少奶奶,少爷说今天晚上会回来。”

  “知道了,你们都下去吧,我有点累,想一个人静一下。”

  已然是秋天了,紫薇花却明媚的在枝头绽放,背靠光滑的树干,感受着紫薇树轻轻地颤动着,思绪却回到了五年前,那个蓝色的庭院,那个消瘦的身影慢慢清晰。

  一那是大学二年级的秋天,天空飘着丝丝的雨,拂过脸颊,带着淡淡的寒意。我和华都是孤儿,从小在孤儿院相识,华的父母留下了一座庭院。院子不是很大,却有几棵紫薇树,在夏秋季节妖娆地盛开着。

  “来了,我给你泡了杯茶,就在卧室,我还有一点就能写完了。”

  我来到华的卧室,一杯飘着清香的茶在床边的书桌上,淡淡的茉莉香味在飘逸着。茶的一侧有本手稿。华的志愿是做一个作家,所以总在不停地写着。手稿上有着一行清秀的字迹,生日快乐- 给我最爱的小薇写首诗《守护》。

  一双手从背后环绕过来,轻轻抱住了我腰,温暖的气息围绕着我。

  “喜欢吗?”华亲吻着我的秀发,轻轻蹭着我的脸庞,我能够清晰感觉到脸上传来的温度。

  我轻轻地转过身,抱着华的腰,轻轻地扬起了脸,我忽然感到脸有点发烫,呼吸变得急促。

  那一刻,唇被占据了,华在吸吮着我的嘴唇,舌头慢慢地相触,缠绵,吸吮着,我的力气一点一点地被抽空,无力地靠在华的胸口。

  华是一个温柔的男人,轻轻地抱着我,慢慢地倒在床上。华亲吻着我的嘴唇,下颚,轻轻系着我的脖子,我无力地抱着他的头,身体微微颤抖着,有期待,有激动。

  华解开了我上衣的扣子,双手隔着薄薄的胸罩抚摸着,不停地轻吻着胸,忽然又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犹然升起,一种热量从胸口蔓延要全身,不自觉的手牵引着华的手向背后伸过去。

  就像一种束缚悄然被解开,胸口的圆润被华的双手所掌握,从掌心传来的热度,渐渐让我不能思考,只是感觉心中有团火被点燃。

  华握着我的乳房轻轻地揉捏,用柔软的舌尖舔着乳头的尖端,手指的指腹不时地蹭过乳头的尖端,有一种沉闷的音节从喉咙里吐出,我尽量地扬起头,在华的爱抚下,开始低声地呻吟着。

  身体已经开始发烫,更让人羞涩的是,从内裤中开始有黏液浸透内裤,湿湿的感觉开始蔓延在大腿内侧。

  华的一只手已经开始向下,开始抚摸大腿内测,伸到裙子里,隔着薄薄的内裤,抚弄着两腿深处的洞穴,使我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呻吟声越来越大。

  随着呻吟声,体内的黏液也越来越多,慢慢的,手指从内裤上面向花唇的深处慢慢的插入,欲望已经开始支配我的思想,我将唇贴到华的嘴唇上,舌头卷住不停的吸吮。呻吟声震动着喉结,在吸吮的同时呼吸着,缠绵着。

  我的手开始慢慢的游走华的全身,寻找让自己解脱的快感,慢慢的覆上了华的突出,感受到牛仔裤里那膨胀的热度,轻轻的抚摸着。

  华开始褪去了我的内裤,白色的内裤上那清晰的水渍,那粉嫩的花穴边隐然可以看见那白色透明的黏液,华的手指轻轻的碰触,就能够让黏液开始流出。

  我解开华的牛仔裤,内裤上那凸起的一块,男性尖端的热度,仿佛席卷了我的全身,解开束缚,男性的气息铺面而来,那昂首的紫红色的坚挺,吸引着我的目光。

  在沾满黏液的花穴口,华用男性的尖端抵了上来,感受到那传递过来的温度,开始将我融化,再次无力的呻吟,有着期待,喜悦,有着饥渴。

  “宝贝,第一次会有点痛,不过,我会让你幸福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那热量一下进入了花穴,破开了一丝阻碍,来到了深处。一丝的疼痛将我从迷离的边缘拉了回来,华轻轻的旋转着,慢慢的,疼痛渐渐被欲望所扼杀,欲火又开始席卷。

  华开始了抽送,每次抽送都像一种浪潮席卷了我,我没办法挣扎,只能不停的呻吟,释放着心中的喜悦,身体像被欲望一次一次的洗涤着,已经不能控制自己,身体不由的一阵阵欲念喷出。

  在一声高昂的呻吟之下,我感到身体内一阵强有力的收缩,花穴中一股浓稠的黏液喷薄而出,瞬间感觉到眼前一片灰白,沉浸在欲望释放的快感中,能够感觉到一股滚烫的黏液洗礼着整个花穴,又一次将我推进了欲望的快感里。

  我轻轻拥着华,感觉着高潮后的喜悦和快感。

  “我会永远守护你的,小薇,相信我,你不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我不会后悔,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守护,像哥哥般的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,可是这就是爱情吗?也许是吧。”在沉睡之前,脑海中沉浸着华的温暖。

  二

    “华,你最近面色不是很好,要注意休息,要乖,不要那么拼命的写作,身体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没事,可能昨天睡觉受了点凉,现在还有点发热,回去吃点药,在好好睡一觉,就没事了,别担心。”

  在校园里,我拉着华的漫步在操场的一侧,每到夏秋的季节,总会在午后在这边转一转,看一看那明媚枝头的紫薇花。

  “慢点,我有点晕,要歇会……”华的话还没说完,就倒了下去。

  “小薇,我得了什么病,你眼睛怎么红红的?”华醒了。

  “华,医生说你可能是急性贫血,所以才昏倒的,不过治疗需要一笔钱,估计要20万,我想和你商量,是不是把房子给卖了。”我勉强的笑着说着。

  “能治疗的好吗?真的是急性贫血?”

  “恩,当然治得好,就是要花钱而已,估计还要做化疗啊,什么的,反正医生说的估计没有错,可能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的。”

  “那只有把房子卖了,上次有人要买的,当时我舍不得,说院中有你喜欢的紫薇树的,可惜现在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的,以后我们可以努力创造自己的家,然后你再给我种几棵紫薇树就好了。”

  看着华安静的睡着了,我又想起了刚才的一幕。

  “急性白血病,需要住院治疗。”医生简单明了的说。

  “可以治好吗?估计需要多少钱?”我看着病床上,脸色灰白的华。

  “如果能找到合适的骨髓,有80%-90%可以治疗好。治疗费估计在60万左右,这个不包括找骨髓的费用。”医生淡淡的说。

  60万,犹如一个霹雳,在晴空里响起。这是一笔巨额的钱,我和华都是孤儿,只有一套价值30万的房子,那么剩余的30万和那骨髓又上哪里去筹。

  在路边盲目的走着,我心里很乱,不知道该怎么办,第一次为了钱焦头烂额。

  10月的天已经有点寒意,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我的身边,车窗滑下去,是宇阳光的笑脸:“美女,准备去哪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坐进他的车子,这是我第一次坐他的车,因为在那么一瞬间,一个无良的计划,开始在我的心里燃烧。

  宇是喜欢我的,从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。认识宇的那天,是在一个饭局上,整个饭局宇就是主角,单身男子拥有的值得炫耀的财富,无疑是炫耀给女人看的,周围的男人都半真半假的恭维他,我则静静的坐在边角,听着他的演说,当上了店里的特色菜,需要将鸭肉包到面皮里,他第一个拿起一块面皮包好后,递给了我,嘴里说:“女士优先”。却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醉翁之意。

  宇是个富有激情的男人,他在商场上是个稳重的人,对于爱情,却充满着激情和冲动,他每一次约我都让我能够感受到一种从华那边体会不到的情感。我不知道,那是一种什么情感,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感,难道那就是爱?如果那样是爱,那我和华之间又是什么?我很迷惘。真的很迷惘。

  可是我现在需要一笔钱,一笔很大数量的钱,我已经不在去想我和宇之间到底是什么情感。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从他那边得到最大限度的钱。

  我慢慢开始接受宇的约会请求,开始精心策划每次的约会,我知道,他不喜欢女人爱钱。所以每次约会,我推荐的,都是实惠的小饭店,不要他的任何首饰和衣服。一个月后,宇开始向我求爱。

  和宇约会的次数多了,去看华的时间就慢慢缩水了。但华从来没有过问,我则保持缄默。一次晚上,华静静抱着我,梦中呓语:“不要离开我,我想活下去,我还要继续守护你”。那一瞬间,将我处心积虑的计划击溃,我默默的哭泣,但是看着华一次一次的进入化疗室,那个计划却又死灰复燃。

  周末,宇再次约了我,在滨江的一个公园里,在江边,风无忧无虑的吹着,宇拿出钻戒,单膝向我求婚,游人纷纷注目,女孩子则投来了羡慕的目光,我局促的站在哪里。

  为表达爱意,宇做了很多浪漫和惊喜的事情,我也是喜欢浪漫和惊喜的事情,在很多浪漫的瞬间,我都被感动过,但华的消瘦的身影始终围绕着我的心。我曾无意听见他打电话说过:“这是我见过的,唯一一个不爱钱的女孩,所以我一定要追到她。”

  初期的30万治疗费已经快用完,宇也榨干了我所有的耐心。

  我决定开始接受宇的钻戒,开始向他明示,我需要很多钱。

  三

    今夜,我精心的修饰了一般,来到了他家,宇的家里也种着很多棵紫薇树,那在风中摇曳的花似乎在嘲笑我,我的心仍然是那么的沉重。

  在院中,看着天上的圆月,我靠在宇的胸口,悠悠的说我虽然是孤儿,但并不孤独,我有个哥哥也在这个城市里,只是已经病入膏肓。

  宇轻轻的拥着我,没有出声,听着我的叙说,我说道治疗的钱需要60万之后,尽可然的用楚楚可怜的目光忘着他,那一刻,我竟然忘了是装出来的,好像不知不觉中,宇已经成了我生命中可以依靠的一座山。

  宇静静的看着我,然后淡淡的说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  “我不想劳时费神,而且需要一大笔钱。”

  “这事,你就别在愁了,包在我身上,怪不得总觉得你很忧伤。”

  我在他怀里静静的靠了一会,说:“我有点冷。”

  “我送你回去吧,天色也不早了。”

  “今天我不回去了,上楼吧。”

  亦步亦趋的上了楼,我有点紧张,有点迟疑。马上要进主题了吗?我反问自己。

  “想喝茶吗?我这有你最爱的茉莉花茶哦。”宇始终带着阳光般温暖的微笑,我不禁有点看痴了。

 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,拉着宇坐在沙发上,慢慢的将嘴唇贴了过去,吻上了宇的唇,宇的唇不是很厚,却很温暖,宇挣扎了一下,我悠悠的说,今夜我是属于你的。贴着宇的脸颊,轻吻着宇的耳垂。轻轻的咬开宇衬衫的扣子,感受着宇胸口那熟悉的气息,我心中泛起了一种心甘情愿的想法,我想也许我是真的喜欢上了宇。

  轻轻噬咬着宇的乳头,耳朵倾听着胸口的心跳声,宇的声音开始有点嘶哑,很轻的呻吟声开始从嘴里吐出。

  慢慢的向下,越向下,宇的呻吟声和吸着冷气的声音越重。终于到了那膨胀的重点。解开裤子,拉开小帐篷,将阴茎的解放出来。将手握住那坚硬的部分,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弄着,另外一只手摸着阴囊,我看着宇的脸,宇的目光中有中期待,期待中还有种我看不懂的无奈。

  我伸出舌头,触碰着龟头最敏感的地方,套弄的速度慢慢加快。感觉到宇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动。

  我放开双手,扶住宇的腰,将整个阴茎含着嘴里舔着,感受着温热的阴茎在口中膨胀,颤动,前后的套弄,宇的呼吸越来越重,那甜美的充实感肆意着双方,欲望的膨胀到达了一个高峰,宇在一声吼叫中,终于射精了,将阴茎含在嘴里,一滴不剩的将宇的精液吞食,并轻轻的舔舐完阴茎上的残余的精液。

  四

    我去洗个澡,忽然有种心酸的感觉,眼泪从眼眶中滑落,我连忙跑到浴室,关上门,打开凉水,就这么淋着。凉凉的水渗透着衣服,冰凉的感觉顺着衣服仿佛要渗透到心里般,让我忽然很心酸。

  水慢慢变热了,一双手抱着我,宇轻轻的在耳边说:“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,你本不需要这么做,你承受的太多了,我愿意为你分担。”

  “宇,我,我……”我忽然很想将真相说出来,可是却哽咽而发不出声音,温水流过我的脸,不知道是水还是泪水。

  “不用说了,我都了解,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想想,你到底爱谁?其余的都不重要。”宇轻声的说到。

  “爱我,我要你,我要你狠狠的爱我。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宇的爱就像的他的人一般,富有激情而狂野。

  宇很快的除去了我的衣服,他的双手温暖的抚摸着我的全身,将我情欲瞬间提升到了一个快崩溃的高度。

  他的手停留在我的胸部,不断揉捏着我的双峰,挑逗着我的情欲,已经很就没有过滋润的身体是那么的干涸,虽然是在水中,我依然能够感觉到黏液已经开始从花穴中慢慢的流出,乳头坚挺的俏丽,吸引着宇不断的舔舐着,我已经不住开始呻吟,一种空虚感,一种对欲望的渴望已经混乱了我的思绪。

  我摇晃着身体,磨蹭着宇的阴茎,忽然那么的想要。

  我侧过神,伏在浴池边,宇从后面一下进入了我的身体,那种充实从阴道扩散到整个身体,那种美妙的感觉让我迷失。阴茎在阴道里不停的抽送着,伴随着水声,淫靡的气息随着水雾弥散在这个房间。

  阴道的收缩,阴茎的碰撞,快感像潮水般随着阴蒂的边缘充满着这个身体,我大声的呻吟着,想把心中的欲火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。燃烧的阴茎,混合着阴道内灼热的黏液,仿佛下半身已经融化,那种舒爽感充斥了全身。宇顺着腰,穿过腋下,握住了我坚挺的双峰,肆意的揉捏着。

  透过面前的镜子,可以清晰的看到阴茎不停的在红色的花穴里进进出出,阴茎碰上子宫,一种快感瞬间爆发,欲望和喜悦四散开来。当乳头和耳后同时受到爱抚,那一瞬间,身心早已经融为一体。当精液倾泻而出时,一声高昂的呻吟声从嘴中吼出,少许的征服感,在灼热的欲火之下,一点一点的融化,当阴茎拔出来后,一股粘稠的液体缓缓从花穴中慢慢的流出。

  五

    今夜,我睡的很甜,因为疯狂的做爱,在浴池里,在床上,在沙发上,直到筋疲力尽,在宇的怀里,没有了忧愁,没有了压抑。

  宇动员了所有他的关系,帮华找到了配对的骨髓,并且缴纳了所有的费用。我曾经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直接将钱交给我,也许,是为了保护我脆弱的自尊。

  华醒来后,良久的看着我,眼泪就流了下来:“没想到,我还活了下来。”

  只是没提钱,不曾提那个手术,不提骨髓的来源,聪明的他,早已经知道得的是什么病。

  我扶着华去晒太阳,却看到了前来结账的宇。看着宇远去的背影,我十分紧张,华握着我的手,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华出院后,执意要离开这个城市,悄悄的走了之后,只留下了一封书信给我。

  小薇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宇和你的事情,也许你不知道,其实你也许不知道,你爱的人其实是宇,而并不是我,也许我们一起长大,我从小就照顾你,我们之间的亲密无间,其实并不是爱情,而是一种亲情。也许你没注意到,在我没有病倒之前,在见过宇后,你总会时不时的提起他,每当提起他的时候,你的脸上总会露出调皮的笑容。

  在我病倒之后,你总会在梦中提起宇的名字,你也会拿着他的相片偷偷的落泪。宇也是爱你的,他曾经找过我,就在你们第二次约会之前,他知道我是你的男友,也是我告诉他你的喜好,你喜欢的浪漫和惊喜。我原本以为没办法活下去,所以希望宇能照顾你的一生,可惜我还是活了下来。你需要静静的想想,你心里爱的到底是谁,我想你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  不用为我担心,我会守护在你的身旁的,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叫我一声大哥。还有,那蓝色的院子,我是卖给了宇,宇答应我会将里面的紫薇树当做嫁妆好好呵护的。

  看完了信,眼泪悄然滑落,滴落在信纸上,视线慢慢的模糊了。

  六
    
    紫薇树下,在铺满花瓣的草地上,落英缤纷的季节,也是爱情萌发的季节。

  我将宇压倒在地上,伏在他的胸口,恨恨的说:“居然瞒了我这么久,怎么赔我?”

  “嘿嘿,那就将我的一生赔给你,够不够。”

  宇翻身将我压倒在身下,霸道的吻住了我的嘴唇,狂野的吸吮着,一只手从衬衣下伸了进去,将胸罩推了上去,用指腹摩擦着粉嫩的乳头,并用一只腿分开了我的双腿,在宇的挑逗下,我已经开始沉醉,呻吟声不断,欲火开始燃烧了,我下身已经开始晃动,希望获得更多的慰藉。宇掀开我的裙子,用双手分开我的腿,隔着内裤吸吮着我的花穴,挑逗我的欲望,迷离的我开始骚动。

  “宇,我要……”宇褪去内裤,用嘴舔舐着阴唇和阴蒂,用舌头挑逗着阴道的边缘。我用腿夹着宇的头,双手按着他的头,希望他更深入,那种舔舐的快感将情欲放大了几十倍,不断的冲击着快感,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弓起,皮肤呈现一种粉色,浑身香汗淋漓。从阴蒂传来的触电般的感觉将我淹没在情欲的海洋里。

  宇将火热的男根抵到湿淋淋的大腿根部的时候,深深的体会到了一种爱欲的需求,迷离的我依然禁不住了诱惑。

  “宇,快点,我要……”灼热的阴茎充满的阴道,嫩滑的阴唇包裹着肉棒,身体像被我点燃了一般,扭动磨蹭着,忘情的大声呻吟着,我用柔媚的语调,贴着宇的耳边,感受宇的热情,在宇的大力抽送下,我的下半身好像快要融化,不断的抽搐着,双手死死的抱住宇的脖子,一种快感从心里像四肢散发,宇的精液像灼热的火,将我再次送上了情欲的高潮。

  七

    “小薇,等你毕业之后,就结婚吧。”享受着高潮的余韵,宇轻声的说。

  “要把大哥找回来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
  “一定要的。小薇,还有个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再来一次吧,你刚才叫的好大声。”

  “要死啊,你,滚……呜呜……不要再逗我了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【完】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719bb.com 加入收藏夹!

[上一篇:没有了] [下一篇:杨过玩芙蓉]